大家发高手论坛 王海龙在微信朋友圈写道

发布时间:2019-06-03编辑:admin浏览:
c?
让视障人士进入色彩斑斓电影世界 欢迎来到"光明影院"
_光明网
“用声音传递色彩、用聆听感知艺术,欢迎来到‘光明影院’。”  刚刚过去的5月19日是第29个全国助残日,在北京市朝阳剧场,一场特别的公益放映正在举行,而上面这句话正是活动的开场白。这天,来自全国的200余名视障人士一起欣赏了由“光明影院”项目团队制作的无障碍电影《流浪地球》。相伴着志愿者的释读,视障朋友们进入到一个色彩斑斓的电影世界。影院的光,打在他们兴奋地扬起的脸上。  “光明影院”是由中国传媒大学新闻传播学部与北京歌华有线电视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东方嘉影电视院线传媒股份公司共同推出的一个项目,旨在为视障人群释读经典影片。成立一年来,团队制作了104部无障碍电影作品并赠送给全国10个省市的盲人协会,构筑起一条彰显人文关怀、传播文化成果的“文化盲道”。  “我有了人生中第一张电影票!”  “参与这个项目,我个人感受特别强烈的一次是今年北影节的公益放映,特别是看到孩子们进电影院特别兴奋的状态。我还记得,一个孩子说:‘我有了一张电影票,是21排!’”当谈起“光明影院”,中国传媒大学电视学院教授秦瑜明又一次红了眼眶。  据统计,目前中国共有1700多万视障人群,相当于每80多人中就有1位视障人士。帮助视障人士“看电影”,这是许多人难以想象的体验,而“光明影院”项目的师生志愿者们却深有体会、感触良多。  4月14日,该团队组织北京市社区和北京盲校的160余位视障人士,走进首都电影院(西单店)观看电影《西虹市首富》,这也是“光明影院”首次参与北京国际电影节这样的文化盛事。中国传媒大学2018级硕士陈红负责观影团从盲校到电影院的往返,令她印象深刻的是,有人一大早就起来了,穿戴整齐,翘首以盼,一路上大家在大巴车里说说笑笑,“就像小时候去春游一样”。陈红感觉到:“和我们一样,对于他们而言,去电影院看一场电影是一件很有仪式感的事情。”  为了呵护好这份仪式感,120余位志愿者们操碎了心。提前确认场地细节、准备午餐和资料、时刻注意台阶、下车后组成人墙全程护送、进到放映厅帮助找座位、还要考虑对方心理感受避免旁人有可能的非议……但当大家静下来欣赏电影时,又是另一番景象。有的老爷爷老奶奶偶然窃窃私语,女孩子和闺蜜之间会常常交流剧情,有趣的场景大家会仰头大笑,温情的时候则有小朋友紧紧抓住志愿者姐姐的手。  看到这一幕幕,站在一旁的志愿者们感动得热泪盈眶。“我看到他们每个人身体都是前倾的,头微微向上抬起,那种姿势是努力去理解、去感受,似乎这样就能让电影画面朝他们扑面而来。”中国传媒大学2018级硕士生李超鹏说,即使后来回去整理现场照片,依然会被这些镜头打动。  一年间,“光明影院”在全国范围内举行了10次公益放映活动,每次都会发放“光明影院”特制的观影券。对于很多视障朋友们来说,这是他们拿到的第一张电影票,是人生看过的第一场电影。这不仅是一张小纸条,更是洒向人生的一道光,让他们终于有机会平等地参与文化生活、享受文化成果。  “‘西红柿’都快‘剪’成番茄酱了”  一旦有光洒进来,更大的世界就会被打开。  每次观影结束后,团队都会做调查问卷收集反馈。志愿者们发现,总有人问下次能不能播放武打片、科幻片或者动画片,还有人关心4D电影是怎样的体验。5G时代、视听时代,信息鸿沟越来越大,当有人给视障人群出现出一点世界的面貌时,他们对于这个世界会有更多渴求,波叔一波中特玄机。而这,也鼓励团队的“追光者”们去制作更多更好的无障碍电影。  2个小时的电影,2万字的文稿,打印出来30多页纸,写作需要1周,修改又得1周,进棚录音和后期制作至少四五次。从选片、写稿、审稿、修改到录音、剪辑、混音、导出,中国传媒大学2018级硕士生李怡滢制作无障碍版本《西虹市首富》花费了近1个月时间,用她自己的话说,“‘西红柿’都快‘剪’成番茄酱了”。  无障碍电影,是在电影对白和音响的间隙插入声音讲述,描述画面信息及其背后的情感和意义,来帮助视障人群更好地理解电影。如何简洁描述、精准传达,脚本的撰写非常关键。对于理想者们而言,一部电影看30遍以上、一个镜头看100遍以上完全不夸张,一个5分钟的片段写稿可能得花费2个小时。于是,暂停和后退成了他们最常使用的按键,影评成了他们浏览最多的文章,“自身语言苍白无力”成了他们最高频的感慨。  李怡滢还记得,就电影里出现的一捆钱,团队就反复讨论了很长时间。是说半米高的钱,还是一捆小臂那么长的钱、10块砖头摞起来那么多的钱,又或者直接换算过来变为大约20多万元的钱?为了让观众更好地理解电影,这样的“抠细节”数不胜数。  曾经,中国传媒大学2018级博士生王海龙在手记里写道:特别希望有一种语言能够跨过黑暗的障碍,瞬时带给观众光明,然而这种语言或者技法现在没有,创造它就是我们的使命。如今,他已经成为团队里的大师哥,归纳出语言要简练、要构建情节、塑造空间感,不要有长句、不使用同音字等诸多体会法宝。  《西虹市首富》放映当天,李怡滢一直很忐忑,看到观众跟着电影情节一起笑一起哭,她深受感动,也特别感激:“那天,我听到他们对志愿者说了很多声‘谢谢’,但其实我想感谢他们。谢谢他们愿意来,谢谢他们情愿听,让我们做的这一切都有了意义。”  中国传媒大学电视学院青年教师赵希婧、付海钲也是“光明影院”的“光明使者”,他们说,在为视障朋友提供欣赏无障碍电影的过程中,自己也会产生一种快乐和幸福感,这个项目越来越受到社会各方的关注,也让他们更强烈地意识到新时代青年应有的社会责任感。  “所有人坐在一起体会电影的魅力”  如今,在中国传媒大学电视学院宽广明亮、设备齐全的混录棚里,一些成员还会想起当年那个闷热狭窄、仅能容纳五六人的简单录音棚。正是在那个“小黑屋”里,他们体验了盲人的生活,制作了“光明影院”的第一部作品。  提到“光明影院”的初衷,中国传媒大学电视学院教授赵淑萍说:“学校门口的盲道我们天天经过,其实没什么盲人在上面走,利用无障碍电影,我们可以构筑一条文化上的盲道。‘光明影院’的寓意就是帮助视障人士寻找光明、给他们希望。”  从最初5位发起人到新加入的志愿者要经过严格考核挑选,“光明影院”逐步形成了专业的团队,也探索出了一整套无障碍电影制作的流程。一年来,团队制作完成104部无障碍电影作品,撰写300余万字讲述稿,服务时长8万余小时,举行10次全国范畴的公益放映,向全国19所盲校、68所高校图书馆赠送了无障碍电影作品,共有103名师生志愿者参与无障碍电影讲解,1300余人次参与视障人士观影志愿服务。  与此同时,“光明影院”也走出了一条“盲校——图书馆——社区——院线”的公益推广之路,获得越来越多的关注。未来,“光明影院”还将每年制作104部无障碍电影,全年52个星期,这意味着,中国的视障朋友拥有每周观赏2部电影的机会,达到甚至超过明眼人的平均观影频次。  放眼全球,无障碍传播已成为世界潮流,体现一个国家和社会的文明程度。今年全国两会期间,著名导演贾樟柯受“光明影院”项目启发,建议国家为无障碍电影立法、建设无障碍电影标准、减少对于无障碍电影的版权限制、完善电影院的无障碍观影设施,号召社会各界支持无障碍电影,通过丰富残疾人的文化生活,提高社会发展的文明程度。这也是“光明影院”项目的长期目标。  “其实,我们做的是文化领域的精准扶贫。”中国传媒大学电视学院副教授陈欣钢表示,从刚开始的观念突围、技术突围到现在的影响力突围,“光明影院”的发展速度很快,他期望未来所有电影都设置无障碍声道,希望有公益心的电影院加入“光明工程”,希望版权方、制片方从源头开始将视障人士的需求纳入考虑。  作为“光明影院”的创始人,中国传媒大学新闻传播学部学部长高晓虹教授有着更高期待:“我们特别希望‘光明影院’能够改变中国电影的技术标准,以后中国的电影推出时,会有一个声道专门为盲人开设,真正使视障群体融入社会,融入文化和生活,共享改革开放的成果。”  今年的全国助残日,红姐主论坛,王海龙在微信朋友圈写道:“相信在未来,所有人都会坐在一起体会电影的魅力。”当视障人群也能无差别地走进影院欣赏电影,哪家影院不是一座“光明影院”?叶 子  (本文照片由“光明影院”团队提供)

导航栏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ljnnh.com All Rights Reserved.